【Plankton】

關於部落格
以畫同人漫畫本為主,請多多指教!
  • 106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既刊】銀魂白血球王同人小說 - 銀土主‧白土曖昧有《Become Uncontrolled》(R18)

  金色的絲線舖滿了江戶的各處,無論是屋頂上的瓦片,長滿翠綠葉子的樹木,還是每個正在趕路的人們身上,都被橘黃色的夕陽光線所覆蓋。   夏天才剛開始便已經下了好場大雨,難得的晴天卻又是熱得讓人想發飆,路上的行人幾乎全都皺著眉,無奈地任由汗水沾在臉上和身上。   在這群人當中,卻有一個是例外。   「唔啦啦啦~啦啦~」   輕鬆的小調從一個男人的口中漏出,這人並不像其他人一樣在路上邁步走著,而是駕駛著一輛看上去稍微有點老舊,而且有點髒的白色摩托車,在不算寬闊的路上以中等的速度前進。   縱使是戴著悶熱的頭盔,卻似乎無法掩蓋這個男人的好心情,這個從他嘴角上溢出的笑意便能輕易看出。   「這樣好的差事真是十年也難得碰上啊……這筆酬金應該要怎麼用呢?」   生怕會遺失了似的,男人騰出一只手摸了摸褲袋,確認了那厚厚的一疊鈔票仍好好的安躺在那裏以後,他才安心的將手放回摩托車的把手上。   只是出來幾個小時,在某個特定的範圍內,拿著一袋貴價的小魚乾向著一些隱閉的地方喊著一個相同的名字 — 金太郎,雖然過程是沉悶了一些,但還好不用太費功夫,那小傢伙最終也被魚乾的香味吸引,自己走到他的面前了。   「哎呀我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才好啊坂田先生,如果從此以後都不能跟金太郎見面,我都不想再活下去了……」   想起那個富貴但打扮蠻老套的老婦說這話時的誇張表情,銀時到這個時候都仍是忍不住想放聲大笑,當然那時也是,但為了報酬著想,他還是死命的忍住了。   不過老婦出手也挺闊綽的,雖說只是為了找一隻貓咪,但是出乎意料的報酬比一般需要大量體力勞動的工作要來得多,甚至更多於雙方最初協議的金額。老實說,當銀時見到老婦遞出一個超厚的信封出來時,還在想她是不是把一些什麼快過期的折扣券也一併放進去當酬勞了。在他把信封打開後,才發現裏面塞滿了鈔票,而鈔票的數目也多得他眼珠子差點都要掉出來。   富有的人果然就是不同呀,銀時心想,幸虧有了這筆收入,足以填補之前有近乎一個月沒有工作時的使費。   拐了個彎進入了小巷,再多過兩條街道便可以回到萬事屋,銀時心中在盤算著待會兒要不要如實跟新八和神樂他們說得到了這麼豐厚的一筆酬勞,新八倒還好,要是被神樂知道的話,肯定又會嚷著說要去叙叙苑吃烤肉了。   剛出了小巷,摩托車駛到了比較寬闊的街道上,然而當銀時把車駛到了一半,準備再拐彎轉到下一條街道時,他赫然發現一輛車子已經快要撞向自己。   「嗚哇!」   雖然剛才出了小巷時便已經瞥見了這輛車,可是卻萬萬沒想到它仍然沒有減慢的跡象。   到這時候再猶豫的話恐怕便要被撞倒,銀時只好咬緊牙關盡力使摩托車避開來勢洶洶的車子,耳畔除了傳來車子煞車時所發出的尖銳刺耳的聲音,男女老幼的驚呼聲亦不絕於耳。   儘管沒有直接被撞個正著,摩托車的尾部仍然被車子擦過,狠狠地轉了數圈,在這種情況下銀時駕車的技術再好,也都還是止不住去勢,一下子往路旁的水果店撞去。   「所有人給我讓開啊啊啊啊!!!」   托擺放在店舖門口的多個水果箱的福,在撞倒十幾個箱子後,摩托車總算沒有再向前衝,但同時卻因失去了平衡力而連人帶車向地上倒,地上頓時揚起一大片灰塵。   「痛痛痛痛痛!」   銀時掙扎著爬起來,右手臂隨即傳來一陣刺痛,舉起手來看了一下,手背以下的地方都因為擦傷而流血了。   「喂!你沒事吧!?」   「咦?」   令銀時驚訝的是頭頂上傳來的聲音很熟悉,非常熟悉,其實並不需要抬頭看,他已經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是你!?」   同一句話同時在二人的口中吐出來。   銀時反射性的向路中心看去,只看見把他撞倒的元兇就停在那裏 — 一輛黑白色調的車子,在右前側門邊掛著的紅色燈籠最為顯眼,而印在車門外那醒目的「真選組」三字,清清楚楚地說明了這輛車的所屬。   眼前這個擁有像是要將人殺死的懾人眼神,但卻偏偏長得能迷倒大批女生的男人,正是真選組的鬼之副長 — 土方十四郎。   「你……」   「看來你好得很呢,老子要回去了!讓開!」   銀時還沒把重點說出來,土方便已將背脊對著他,準備回到車上去。本來還在周遭圍觀的途人,被土方嚇人的眼神掃過一遍以後,紛紛讓開成一條路。   「喂!你給我站住!我這個樣子哪裏是很好了?」   沒空閒理會手上的擦傷,銀時霍地站了起來,一手搭住了土方的肩膀,那個力道突顯出他是如何的不滿。   「你剛才應該很早就有看到我的對吧?竟然還能若無其事地撞過來啊?我受傷就先不說,你看我的摩托車都被你撞成這副模樣,可是會嚴重影響我的工作啊!你打算要怎麼賠我!?」   此時仍然橫躺在地上的摩托車,車尾部份的損毀情況的確挺嚴重,外殼大部份都破爛了,只是肉眼看上去也覺得應該不能再開動。   「你從小巷裏出來好歹也看清楚大路的交通情況!都怪你太隨便胡亂衝出來才害我撞到你的!」   像是不甘示弱,土方毫不客氣的甩開了銀時的手,氣勢洶洶地反擊。   「真選組不是警察嗎?警察不就是要保護市民的安全嗎?但你卻把良好市民給撞倒了!要不是這次我碰巧戴了頭盔,我早就被閻羅王召見了啦!」   「你還真敢在警察面前說你是碰巧才戴了頭盔!為什麼剛才就撞你不死!」   「你說什麼!」   「根本就是你不對,吵什麼吵!」   二人毫不相讓地互瞪,站在週邊的人們似乎看得見他們之間不斷發出充滿火藥味的火花。   「原來真選組是這般不負責任的,我真是錯看你們了!連副長都是這副德性,那其他隊士還真是不敢想像!」   銀時突然大聲地爆出這句話,使土方來不及反應。這句聽起來不是要說給土方聽,而是要給圍觀的人聽的。   「你在胡說什麼……」   「說起來好像是呢……聽說之前真選組為了逮捕攘夷份子而破壞了一所酒館,裏面的員工也因此遭殃了……」   「聽聞帶頭的那個是超S隊長O田耶……」   「真選組應該不只一次破壞了民眾的財產吧?什麼嘛,跟流氓根本就沒分別……」   一句又一句對真選組的負面批評不停地傳到土方的耳中,土方超想吐槽說經常搞破壞的是總悟那個臭小子吧啊啊不要什麼也把我拖下水啊啊啊!然而跟著起鬨的人越來越多,看來有一發不可收拾的趨勢,即使土方想反駁大概也會被群眾的聲音給淹沒了。   看著自己預期的效果已經達到,銀時的嘴角不禁微微向上揚。   「副長大人你要怎麼辦?弄壞了別人的東西,道歉是最基本的吧?」   銀時那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臉映進土方眼裏令他禁不住火大起來,不過現在無容置疑地是自己處於下風 — 縱使這天然卷大刺刺地從小巷裏奔出大路是有不對,但更大的問題是自己的確也是在駕車的時候心不在焉,心情煩躁加上疲累,使他完全無法集中精神駕駛而導致了剛才的意外。   「我說,我道歉就好了吧!對不起。」   土方咬了咬下嘴唇,在這種情況下,再跟這人吵的話只會令群眾起鬨得更厲害……可惡,遲早要跟這傢伙好好算這筆賬!   「很好很好,這才是真選組副長應有的風範嘛!」   滿意的摸了摸下巴,銀時得意地說。   風範你個頭啦!要不是為了維護真選組的名聲,我一早便已經拔刀將你砍了!土方極力隱藏著自己的憤怒,不和銀時頂撞。   「那我要走了。」   「等一下!」   「你又想怎樣?」   不耐煩的回過頭去,只見銀時指了指自己的摩托車。   「什麼?」   「我的車子壞了要拿去修理,阿銀我可沒有那麼多錢,當然是要你出修理費啊!」   「你……!」   話說到這裏土方就再也說不下去,他差點就忘記了這回事。   「我的治療費就算啦,算是便宜你一下下,但照道理說,修理費你可是逃不掉的,這麼一點修理費我想副長你應該能負擔吧?待會的付款就拜託你了。」   口裏說著拜託的話,但銀時卻已經轉過身去準備將摩托車扶起,也沒有瞧土方一眼。   同時對著這個厚臉皮的人跟充滿怨氣的大眾,土方無力的扶著額,只覺得自己今天倒楣透頂。 *更多銀土文章* 鮮網 - 雪瞳萌之家: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20244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